台州翻译公司,临海翻译公司,温岭翻译公司,台州日语翻译,台州英语翻译,台州韩语翻译,台州翻译机构

台州翻译公司 台州翻译公司 台州翻译公司
123

挑战翻译-读

时下尼葛洛庞帝 (Nicholas Negroponte) 的名著 Being Digital 中文译本《数字化生存》正风靡中国;各界人士从中接受启迪,开拓眼界。笔者认为该书不愧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出色英文 - 中文译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译者胡泳、范海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专业学者,不仅英文根基深厚,中文尤其准确流畅,诚如译者自述:“翻译本书的过程也是我们学习的过程”,更加发人深省的是,译者警醒世人:跟上信息时代到来的步伐,时刻不忘接受新知识,认识新世界,“不要让蒙昧的灰尘迷住双眼”。浏览全书,不敢企望体味作者著述真谛,起码了解译者其中艰辛;虽然该书注明为简译中文本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但只要略加留意该书英汉名词对照表及中文索引共长达 46 页,本文不过 288 页;可见译著者之严肃认真。正因为本书先题前瞻,作者不仅要将世人视为奥秘莫测的电子信息专业研究方向与成就作为科学普及漫谈介绍给芸芸众生,而且内容广泛涉及政治、经济、文化以至休闲娱乐。在这层意义上,中文译者要让广泛的中国读者接受;而且准确地表达某些专业术语;对照目前在此范畴里翻译术语的混乱状况,笔者认为:《数字化生存》的中译本正是有力的挑战翻译。

  《数字化生存》 (Being Digital) 书名之译应获称道,吸引读者,一睹为快。掩卷自问:还有什么更加贴切达意的译名,能够如此概括全书要旨,将 being 一词“存在状态”之本意转译为“生存”不仅准确而且更拓意境;可谓匠心独具!

  近年来英文词汇使用频度之高恐莫过于 Digital;究其词源当为 Digit,派生词更有 digitalize digitalization 等等;但目前国内出版界普遍译成“数字”、“数据”、“数码”、“数位”之类;《数字化生存》译者一概泽为“数字”,完全准确无误;其实 digit 一词指的是 1、2、3、4、5、6、7、8、9、0 诸数字而已;与 data (数据)、code (数码)虽有联系,但自身内涵外延比较明确,何致造成错译种种?因论及译名统一,不能不使我们缅怀已故科学巨子钱学森先生 1964 年致书国家电工学会,建议将laser 一词定译为“激光”之往事,从而逐步推广,取代“莱塞”“睐泽”之类。也联想到前些年有识之士指出“公共关系”本系“公众关系” (public relation) 之错译,好在人们简而称之为“公关”,也就不作细究,以讹传讹罢了!但愿此书将 Digit 一词定译为数字,随之使数字技术,数字化,数字信息,数字时代……之类为广大中国读者所乐于接受;更望广大科技翻译工作者不致掉以轻心。
台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有趣的是,什么是“比特” (bit),作者称之为“信息的 DNA”(DNA of information), 大概是视其为信息的基本组成或元素 (element of information) 的意义;在另一方面又将“比特”对比于“原子”(atom) 或质量 (mass) 是强调作为组成信息的“比特”在媒体中传播时“没有重量”的非物质性,“信息高速公路 (information superhighway) 的含义就是以光速在全球传输没有重量的比特”(中译本 P22),“比特究竟是什么”,“比特没有颜色,尺寸或重量,能以光速传播,它就好比人体内的 DNA 一样,是信息的最小单位。”比特是一种存在(being) 的状态:开或关,真或伪,上或下,入或出,黑或白。出于实用目的,我们把比特想成“1”或“0”,在早期的计算中,一串比特通常代表的是数字信息 (P24).由此可见,“比特”又是数字化信息的最基本单位 (digital unit of information).可惜汉语中还没有一个现成的达意词能如同“基因”一样精彩地代表gene,和以“革命”来表达 revolution;只好使用一个干瘪瘪的形声词“比特”来对译如此内涵丰富的新词;或者尚需等待时日来催生一个更加精彩的新译。可见这又是另一层意义上的挑战翻译。

  由于数字化技术日新月异,眼下人们似乎还没能定下心来体味一番多媒体 (multimedia) 的真正含义,超媒体 (hypermedia) 又在向人们招手了;刚刚了解联线 (wired),国际互联网上又出现了热联线 (hot-wired);甚至跳出来一个web-monkey, 难道能直译成“网猴”不成?前些时还在争论 Internet 译成“国际交互网”还是“国际互联网”更为贴切,各式各样的诸如 Chinanet、Beijingnet、Qinghuanet 之类已经层出不穷了。笔者在写此文同时,获悉北京国际专业术语定译讨论会正在召开;可见世人普遍关注。

  此外还想提及的一个翻译实例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近十几年来越来越多引进港台通用的汉语“新词”诸如突出一例为“共识”者也,笔者查阅不少国内大陆出版的英汉,汉英以致汉语词典均无下落,后来偶尔在出版物上邂逅原来是英文 consensus 之对译,真是音义俱佳的绝妙之作,难怪风靡一时,且见诸于大陆官方正式文件表达之中而被普遍接受;类似者如“运作”(operation) “互动” (mutual action) 何时能作为正式发展的汉语语汇而被固定接受;寄希望于祖国早日统一之时;尽快结束“汪辜会谈”的文件据说必须写成两种汉语文本的可悲历史现状,笔者认为有志于中英对译的外语工作者应尽快完成一部大陆、台湾汉语与英文对照翻译词汇,这将会为祖国汉语的趋同作出有益的贡献。

  对译应允许差异存在。撒切尔/戴卓尔之类客观现存,克林顿 (Clinton) 毕竟一致首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皆出一辙,但愿信息互流日趋频繁,简化,准确成为共识;中英文对译在词汇上必将出现越来越多为英汉民族共同欣赏的“绝妙好词”以及如本文推荐的《数字化生存》对译佳作。挑战中勇于实践勇于总结者必为世人和历史所认定。是为总结。《数字化生存》的确对于对译工作者特别值得一读!


台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二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三
在线咨询